[仅供研究参考用,如果转阅,请与正式出版物或发文原件核对后使用]
 
长城CHANGCHENG及图商标转让案
 
 

 
 
长城CHANGCHENG及图商标转让案


青岛长城巨龙电缆有限公司不服商标局对第280192号商标的转让核准决定提起行政复议案



案情简介
  第280192号长城CHANGCHENG及图商标(以下称涉案商标)由天津市静海电缆厂于1986年4月25日申请注册,指定使用在第9类电缆商品上,1987年3月10日获准注册。1990年7月25日,涉案商标注册人名义变更为天津市长城电线电缆厂。2006年5月22日,天津市长城电线电缆厂申请将涉案商标转让给天津仁和利线缆有限公司。2006年10月14日,商标局(以下称被申请人)核准了涉案商标转让。2008年3月31日,天津仁和利线缆有限公司申请将涉案商标转让给青岛浪涛电器有限公司。2008年7月28日,被申请人核准了涉案商标转让。2010年5月20日,青岛浪涛电器有限公司申请将名义变更为青岛长城电力工程配套有限公司。现涉案商标专用权有效期续展至2017年3月9日。
  第9558863号青大长城线缆QDCC及图商标系青岛长城巨龙电缆有限公司(以下称申请人)于2011年6月7日申请注册,指定使用在第9类方铅晶体(检波器)、铁路道岔遥控电动设备、电镀设备、灭火器、电弧切削装置、电缆、电线、磁线、电话线、绝缘铜线商品上,2012年8月27日获准注册。2014年10月17日,青岛长城电力工程配套有限公司(现涉案商标注册人)对第9558863号青大长城线缆QDCC及图商标提出无效宣告申请。商评委于2016年2月16日作出商评字(2016)第4363号关于第9558863号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认为9558863号青大长城线缆QDCC及图商标与涉案商标标识近似,宣告该商标在电缆、电线、磁线、电话线、绝缘铜线商品上的注册无效。
  2016年5月6日,申请人提起行政复议,其主张一是被申请人在2006年的核准涉案商标转让过程中,未严格审核转让方与受让方的资质文件,未尽到相应注意义务,作出的核准转让决定与事实不符,应予撤销;二是由于被申请人核准了2006年的转让申请,致使涉案商标在无效宣告案件中成为申请人第9558863号商标的权利障碍,因此申请人与2006年的核准转让决定存在利害关系,具备提起行政复议的主体资格;三是申请人自2016年4月13日从被申请人处调取了涉案商标续展和转让的材料,满足提起行政复议的法定期限要求。综上,请求撤销被申请人作出的核准转让决定。
  经审理,申请人不是被申请人作出核准涉案商标转让决定的利害关系人,不具有提出复议申请的主体资格,复议机关于2016年6月28日作出驳回申请人复议申请的决定。
  申请人就该行政复议决定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原告非核准转让行为的利害关系人,无权就该核准行为申请行政复议,被诉的行政复议决定正确,原告诉讼主张法院不予支持,裁定驳回原告起诉。

分析点评
  本案的焦点问题是申请人是否具备提起行政复议的主体资格。
  第一,复议案件中利害关系人作为程序启动者应与被申请人的具体行政行为有直接利害关系,即被申请人的具体行政行为将直接对申请人的权益造成不利影响,该影响是直接的不是间接的。
  本案中,被申请人于2006年10月14日作出的核准第280192号商标转让证明,其具体行政行为的相对人是天津市长城电线电缆厂和天津仁和利线缆有限公司。对于两公司基于契约行为提出的转让申请,被申请人的核准转让决定仅起到权利公示的法律效果,并未与申请人的第9558863号商标权利产生直接利害关系。
  第二,商标行政复议案件的利害关系人中的“利害关系”应当存在于被申请具体行政行为和涉案商标之间。如果这种利害关系可以存在于被申请具体行政行为与在后申请注册商标之间,会导致利害关系人范围不确定,从而使被申请具体行政行为的确定力和稳定性受到极大影响。
  本案中,被申请具体行政行为涉及商标为涉案商标,如果所有与涉案商标近似的在后申请注册商标的注册人都可以理解为利害关系人,则利害关系人的数量和出现的时间都将不可预期,被申请人已经作出十年的转让核准决定随时可能因此种“利害关系人”启动相应程序而处于效力不确定状态。
  第三,利害关系确定的时间点应以被申请具体行政行为发生时为准。利害关系是指被申请具体行政行为的发生对复议申请人的合法权益产生了损害,此种合法权益应是现实存在或预期必然要发生的。
  本案被申请人作出核准涉案商标转让的时间是2006年10月14日。基于复议查明的事实,申请人第9558863号商标的申请注册时间是2011年6月7日;涉案商标注册人青岛长城电力工程配套有限公司提起第9558863号商标无效宣告的时间点是2014年10月17日;商评委作出无效宣告裁定的时间是2016年2月16日,均远远晚于被申请具体行政行为作出之日,也可以侧面证明申请人所指“合法权益”(即第9558863号商标权)当时并不存在,同时亦不能当然预见申请人可能申请第9558863号商标。因此,申请人的第9558863号商标权并不是被申请具体行政行为发生时现实存在的,也不是预期必然发生的,故申请人与被申请具体行政行为发生没有任何法律上的利害关系。
  综上,申请人不是被申请人作出核准涉案商标转让决定的利害关系人,不具有提出复议申请的主体资格。

 

[仅供学术研究参考使用,如果转阅,请与正式出版物或发文原件核对后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