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工器材行业信息网

  top
 C00.gif (8232 bytes)



北京最后一座燃煤电厂

2019-6-20 6:18:22      阅读111次

北京最后一座燃煤电厂

    2004年10月27日,一位重量级“客人”来到北京,标志着北京能源结构大规模转型的开启。这是一台重330吨的燃气轮机,由长42米、宽6.22米、高1米的17轴法国尼古拉大货车运载,有272个车轮,由工人们徒步护送。净重248吨的发电机定子紧随其后,由15轴的奔驰货车驮着进京。

    它的到来甚至甚至还改变了途经之处的基础设施:凡是通过的桥梁全部加固,绕不开的个别过街天桥为它拆除。全程警车护驾,4条高速路实行封闭……在京城声势浩大地穿行10天后,巨无霸终于抵达京丰燃气发电厂门口。为了吊装,电厂从内蒙古请来了吊重450吨的吊车,巨大的车体也被拆分并由30多辆运输车陆续运进工厂。

    从2004年吊装第一台燃气轮机开始,到2008年4月30日,赶在奥运会之前,京丰电厂关停了服役多年的燃煤火电机组,掀开了北京热电厂绿色转型的大幕。在这之后,靠近市中心的四大燃煤热电厂也被提上了关停的日程。除了号称“长安街最后一根烟囱”的国华热电厂外,还有位于高碑店的华能北京热电厂、大唐高井热电厂、京能石景山热电厂。它们长期是京城供电、供暖的主力军,装机总量为273万千瓦,年耗煤量约920万吨,占到当时北京市煤炭消费的40%。

    2009年11月3日,时任国家能源局局长的张国宝在京指出这四家电厂“相关技术指标已不先进,且位于市中心,影响城市减排和发展。”

    但全部改建的构想在企业层面得到了几乎一致的反对声音。几家电厂都表示:“煤改气”改建会在生产成本、原料保障、甚至人员安置方面带来诸多问题。而且这四家电厂在奥运会前已经在燃煤机组上投入大量资金进行设备改造,各项排放指标均达到国家和北京市标准,在世界范围内也处于领先水平。

    电厂改建争议之际,也是PM2.5由一个陌生的专业名词,迅速变为全社会高度关注的“心肺之患”的时期。

    与雾霾的战斗在2013年正式打响。2013年1月1日至1月30日,北京共有26天出现雾霾天气。包括北京在内的中东部数十个城市,都一度被标为“褐红”——当时最严重的污染预警等级。

    这一年也是北京PM2.5检测的元年:建立35个覆盖全市的空气质量自动监测站点,对PM2.5、二氧化硫等六项主要污染物开展监测,对PM2.5拥有了完整的全年数据。有了这临门一脚,北京开始加大从各个方面削减煤炭使用,告别煤电厂,已成必然之势。

    2013年9月,《北京市2013-2017年清洁空气行动计划》出台,提出到2017年全市燃煤总量比2012年削减1300万吨,控制在1000万吨以内;煤炭占能源消费比重下降到10%以下,优质能源消费比重提高到90%以上。此外,加快推进四大燃气热电中心建设,关停热电厂燃煤机组。

    2014年1月,北京市出台号称史上最严大气污染防治条例,罚无上限。该条例的核心内容是“总量控制”,对燃煤总量和机动车数量进行控制再次进行明确。

    高井、石热和国华燃煤电厂先后于2014年7月、2015年3月实现关停,每年共削减燃煤约680万吨以上,相应减少二氧化硫排放约7400吨、氮氧化物排放约14000吨、粉尘排放约2300吨。

    京能石景山热电厂在2015关停的是4台正当“壮年”的燃煤机组,引得老师傅们含泪告别。“为了北京的蓝天白云,京能石热用实际行动履行了企业的社会责任!”副厂长李染生说。

    2017年3月18日上午9时42分,4号机值长刘勇在按下停止键的一刹那,华能北京热电厂的最后一个燃煤机组正式实现停机,北京从此成为全国首个告别煤电的城市。

    在做好停机准备的同时,电厂制定了保养方案,以确保一期燃煤机组作为北京市唯一热网应急备用热源,根据城市热网需求顺利启动运行。

  回到主页

京ICP证041251

电工器材行业信息网 

 

 tel.gif (2525 bytes)网管在线联系QQ

 

客户留言

          

 拒绝垃圾、广告邮件  Email:68595204@163.com